2013年4月17日星期三

《營造大師》導演/黃建業老師專訪



整理/郭襄
*為何會選擇易卜生營造大師這個劇本?
這個問題我分為兩個層面:一是為何易卜生,易卜生我覺得很有意思,回顧系上學畢製竟然沒有人做過易卜生,系上同學老師常常選擇契訶夫、田納西威廉斯,但易卜生的劇本卻沒有人製作過。在學校製作一齣戲,通常不是老師喜歡甚麼就做甚麼,是看學生缺少了甚麼。

*為甚麼易卜生比較少人做?
易卜生是一位經典的劇作家,他很規矩,他表面的政治正確性很清楚,但有些議題已經過了時效,這些東西都牽動到很多同學不願意選擇製作易卜生的劇本,而且他的劇作結構是緊的。例如我們做一些年代較久遠的劇目,我們可以將它伸到外面,或與現當代做對話的空間,可是易卜生劇本本身的緊嚴性,箍住、框住了許多東西。有些戲很多時候你可以拉出去走意象,可是易卜生你走意象,好像不容易走得那麼順遂跟通俗,這個現象我覺得很多劇本創作同學其實是可以好好研究的。

*選擇《營造大師》的原因?
我選易卜生,但不想選演出過太多次的作品,就找他後期一點的,就我看到的資料是,這個作品常被演得很失敗。我比較不怕失敗,因為戲砸了就砸了,沒關係,學到經驗比較好玩。而且這個作品我看中一個東西,他是易卜生比較後期已經走向象徵主義的一個作品,可是他又不完全那麼象徵主義。
你們也知道這部戲跟易卜生的私人很有關,這是我選的另一個原因,它充滿了易卜生的吸引人處,使我覺得這個本是易卜生很有意思的內在性的表述,所以我會選擇這個作品。

*這個作品在排練上會不會有些很難過關的地方?
但是我覺得沒過關的戲才是好玩的,像剛剛所說的,他的戲劇性太緊,我曾經試過去割開它,我的思維是,當現在有一個拍電影的人來拍這部電影,他一定會切割時間、空間。因為古典戲劇是盡量壓縮時間、空間的統一性,它越統一越好,所以你可以看到易卜生他的整個串連是那麼那麼完整,很多時空關係壓在一塊,兩天時間就把整個戲的內部進行時間搞定。可是這樣的時空統一性,對拍電影的人來說可能就剛好相反,因為電影有許多手法:蒙太奇、剪接,他一定不希望這麼乖的處理,所以我就想,我是一個電影人,我來切切切,把易卜生這個劇本切開,結果切不動它。這個關就很嚴重,因為切不動它,我就看見它中間鬆動的意象空間相對被壓制、被規範住,當你希望游移在文本外尋找更多想像與詩意的東西,相對就會有問題。

*這次選用兩位演員當主角的目的以及作用?
首先當然是為了保險。這個劇本本身就是索爾尼斯,他的台詞長得要死,戲分重得不得了,而且他貫穿整齣戲的意義,其實是跟哈姆雷特很像的,以一位建築師做底,然後希爾達做為一個重要女性配搭角色,其他人就更配搭了。剛好我看到兩位演員的質感很不一樣,包括高矮、氣質等等,反正學製一個很大的好處是,並不是要單單演一齣戲,同時也是讓同學看看能開發哪些東西,所以多選一位同學,多一個機會,我覺得是好的。

*對教育劇場的看法?
在我們的學製上,必然每次都會問這個問題。我們以前是所謂十劇目、八劇目這樣,原因就是希望我們的同學在四年的過程中,可以看到、接觸到盡可能不同樣式的作品。
為什麼我們要爬百岳?因為每座山是不同的。我們的學製一直標榜「做中學,學中做」,假如我們把每一個經典或非經典作品都當成爬山的話,它一定有關卡,這些關卡就是學習的重點。所以我覺得,所謂教育劇場,我們之所以訂那些固定的劇目由每位老師分攤,原因就是希望每個同學能慢慢抓到、感覺到這些劇本的難題或關卡。
劇場真正有趣的就是人的部分,我跟一個還沒過世或已經過世的劇作家,通過他留下的文本作交流,這個過程我覺得太好玩了!雖然他已經死了,可是你尊重他,以及你能尊重他到哪裡,這個才是真正好玩的地方。有些劇作家偉大到隨你侮辱他都不會輸,輸的永遠是你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